假寐

沙雕6⃣6⃣在线敲核桃:

千fo福利
1.之前的书签印好了!我直男拍照!印的珠光纸闪闪的拍不出来!其实我觉得还挺好看的【?】
2.抽五个写十字以内文素
3.抽五个写id
4.抽三个送七夕书签【已经抽了!】
【关注】+【红心/蓝手/评论】
8.21抽
书签在红心蓝手评论里各抽一个,走平邮,八月底寄
文素和id都在评论里抽
【抽中书签的需要提供残次品杀破狼默读六爻镇魂的全订阅或者实体书拍照!高亮!】【占tag致歉】
谢谢大家愿意关注我(๑˙ー˙๑)爱你们!!!
啵啵啵啵啵!!!!!!!!!!(๑°3°๑)

塔图因黑洞:

《尤里西斯的凝视》

你无权压制这份凝视,这份沉默的纪事应该被传颂下去。


浓雾起时,就是庆祝的时候,因为狙击手视力范围有限……


一句句台词压在心里,太有分量 

【巨胖】画骨透情 (八)

启星易💫:

8


          奈何情深,孤枕难眠。


    “公子!沅清姑娘不见了!”


     萧爝慌乱的闯进了毛不易的卧居,同上次一样……


      原本安躺于床榻上的人也猛的惊起,不禁眼前一阵昏花…


      “你说什么?!”


       “今早我去给沅清姑娘送早膳的时候,屋内便没有人了,臣里里外外找了好久也没找到…”


      “估计是昨晚的情形吓到了沅清姑娘,她便……”


     萧爝的话还未说完,就见毛不易连朝衣都来不及穿便冲出了房间,额头上也多了些密集的细汗…


     “沅清你今日若是敢走,我便屠你满门!”


     沅清的父母早在数年前便故去了,又何来满门…毛不易自知自己便是她的满门,这种再次失去的滋味他不想再体验了。


     情急下,理智一点一点的被消磨,任他毛不易也不例外。


      失而复得的感觉固然美好,若得之而又失之,必是侵毒之苦…


    终是在花园后径寻到了沅清,毛不易一个箭步冲了过去,扳过她的肩膀,发狠式的揉捏着,几乎能听见骨头碎裂的声音…


     “你要干什么!”


     “又准备抛下我自己走吗?!!”


     疯狂泄愤的男人几乎忘了昨日女人那令人怜惜的模样…


    可眼前的女人硬是一声不吭,只是微微的蹙着眉,心中想的却不是他所问的…


    过了许久,眼前的人终于开口了…


    “毛不易你爱我吗。”


    “为了权利你肯让我深陷鬽王的魔爪,看着我被蹂躏却也陪着我演戏?!”


     “为了得到继承之位,任由着你的父皇来算计我?!”


     “毛不易,你现在这般又是为何?你们又在打着什么算盘!”


   
      毛不易愣愣地盯着眼前的女人,心中想解释,奈何到嘴边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毛不易你想要可以什么直说,你明知道我不会拒绝你……哪怕是我的命”


     钟易轩故意加重了最后的话,他深知毛不易最脆弱的地方是哪…


    
     钟易轩自昨天便知道沅清于毛不易心中的地位,而这些说辞也是为了彻底击垮毛不易,以退为进,让他完全信任于自己……要说钟易轩他昨天没有心惊是不可能的,但长期仇恨的麻木使他很快的清醒过来,也想出来对付毛不易的方法。


     他不要再被动的接受着毛不易的庇护,他要他心生愧疚,将一切都心甘情愿的与他全盘托出。


     他要让他从此君王不早朝,一心只吃定自己。


      “沅清,我……我…”


      即使这样毛不易还是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他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从当年她走后自己立誓夺位然后满天下寻她…说起吗?!


      从他与羽帝周旋无果,赔上全军覆没的代价去救她说起吗?!


      “对不起。”


      久久,禁锢女人肩膀的力度逐渐变小,他的眼中也没有了当时的怒火,虚着空物的双手垂在两侧…


      到现在,毛不易还是不愿将这些不得已告诉她,他宁愿她误会自己,离开自己也不愿将这些痛苦分享予她。


       他爱她,只愿把这些嚼碎了烂在肚子里,营造一个纯朴干净的世界…


      
        钟易轩没想到到了这般地步,毛不易竟还不愿同自己敞开心扉…他开始好奇这个男人…面对最爱的人的质问却连一句解释的话都不肯说。


       莫名他开始心疼毛不易,心疼他这般的隐藏与克制到底为何……


        他呆呆的看着毛不易,脑中想不出一句逼迫他的话来,到头来他还是不忍心…


       “毛毛,我心疼你,你这个样子我这疼。”


     钟易轩指着自己心口的位置,眼神直勾勾的看着毛不易,刮肠叟胆的疼痛从眸中溢出…


      “所以下次有事能不能不要在瞒我?”


      “好…”


         雁雏飞过天空,发出一声锐鸣,好戏这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