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寐

【美宣】别让我死在时间里.3

殣殜:

  街边的虹霞灯照亮了道路,雨滴轻轻走来人间,洗涤世间污秽,却带不走已经迷失了轨迹的灵魂。


  ......


  匆匆赶来餐馆的孟美岐却没有发现温玺的身影,些许是因为知道了被狗仔偷拍才乔装离开了这儿。


  雨水打在身上,看着周围左顾右盼的人,孟美岐知道,如果自己再不离开,明天的娱乐新闻上也会出现她的身影。


  ......


  走在湖边,雨水滴落身上,湖面被数不尽的雨滴侵入,每一次撞击,都会出现窟窿,可却也能够自我愈合,即使被伤得遍体鳞伤也愿意用最完美的状态去迎接下一个绝望。


  双手无力地垂放,孟美岐微微抬了抬头,些许是不想让某种东西掉落出来吧,可在这雨水纷纷的世界,根本无人会知道出现在这时间的究竟是甜美的,还是酸苦的。


  “温玺,你什么时候和她分手呀?”


  忽然听到了熟悉的名字,孟美岐回头一看,只见那抹熟悉的身影离自己只有百米远距,脸上的温柔却诠释在了另一个女孩身上。


  “她呀,明天就和她分,这样你就能满意了吧”
  笑着回答了女人的问题,温玺撑着伞抬起了头,却看见了早已淋湿的孟美岐站在眼前。


  “你......”


  “不解释解释么?”


  孟美岐扫了温玺旁边的女人一眼,那神情中的犀利却让她感到了不安,这样的眼神,带给了她一种莫名的恐惧感......


  见无话可说,温玺只能全部坦白。


  “就跟你看到的这样,孟美岐,我们分手吧”


  “为什么......”


  “为什么?你还问我?你现在退出了娱乐圈,一天宅在家里,没有事业就算了,梳妆打扮也不顾了,你这样的女人,我怎么敢拿出去见人?”


  听了温玺的这一翻话,孟美岐嘲讽地笑了一声。


  原来她自认为找到了自己的归属,到头来也只是黄粱一梦,甚至,是她最厌恶的一种感情。


  “好啊,分就分,以后,请你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


  说完转头便走,却没看到温玺最后留给她的白眼。


  “切,谁稀罕,你不要跪着求我去找你我都感到万幸了”


  孟美岐渐渐走远,温玺搂着身边的女人打算回去,可却被甩开了手。


  看着女人离开了雨伞站在大雨里,温玺一时愣住了。


  “你?”


  只见女人斜视着他,眼底充斥着无尽的厌恶。


  “渣男”


  见女人欲走,温玺拉住了她。


  “你说什么!?”


  “啪!”


  耳光声在这大雨中终被掩盖,温玺惊讶地看着女人还未放下的手。


  “我告诉你,以后别去打扰她!能够伤害她的,只有我,如果你不识抬举,你这模特的饭碗,可就保不住了”


  女人离开了这儿,只剩下温玺一个人站在那不知所措。


  ......


  走在大街上无视着雨水的打击,女人恍然在小巷子里看见了孟美岐的身影。


  一个人坐在那儿喝着酒,即使全身湿透也没有任何反应,独自喝着闷酒,诠释着心中的苦涩。


  借着夜街的灯光洒落,朦胧光芒中能够看清女人的面容。


  那张陌生的脸,只是那神情却像极了曾经的某个人......


  “孟美岐,能够伤害你的...只有我......”

【美宣】别让我死在时间里.1

高级

殣殜:

*私设
*勿上升正主




  “啊!!!”


  深夜的恶鬼出临人间,吞噬着世间的每一寸美好,面对涌来的大烟,吴宣仪狼狈地靠在墙上,面对身后炽热的门,看着坐在地上全身是伤的孟美岐,蹒跚地走了过去。


  “后悔么?认识这么差劲的我”


  是她把孟美岐带来了这栋大楼,因为这里是她们第一次相遇的地方,可现在所有的回忆,都将葬身于这场大火之中。


  突如其来的火灾是所有人都没想到的,大门被堵,只能往楼顶躲,只是没想到,整栋楼里的人,只有她们两个成功逃到了楼顶......


  “孟美岐我告诉你,我喜欢你,不是友情是爱情,我一直以为你对我的好是因为你能够接受我...可我没想到...这竟然只是一种施舍......”


  看着站在眼前手臂流着血的女人,孟美岐站了起来,这双臂上的伤,是吴宣仪为了救她而被刮伤的,可是,她知道自己的心思。


  她们...根本不可能......


  “如果以后我们还能做朋友......”


  “可我不想和你做朋友!”


  孟美岐的话被吴宣仪打断,女人布满血丝的眼睛充斥着她的所有情感。


  “这么多年以来我从来没有把你当过朋友看待,我知道,你什么都知道...如果不是我说出来,这辈子你都不会和我摊牌,可现在,你告诉我你只是可怜我才会对我这么好,孟美岐,我不需要你的可怜!”


  转过头不去看吴宣仪,孟美岐咬了咬唇,当年那个独行踽踽的女孩是让她产生了怜惜,可是她也从没想到,自己当时的一个举动,会让现在的她们陷入这般难题。


  “如果我们能够活着离开这儿,我希望你不要再耗着自己了,我们不可能,永远......”


  听到女人这样说,吴宣仪嗤笑了一声,无尽的嘲讽显现出来。


  看着身后的玻璃门浓浓大烟,隐隐约约的红光让她知道,恐怕这里的安全也会很快被吞噬.......


  .............


  “我们现在将靠近大楼!请你们安稳自己!我们来救你们!”


  看着头顶上方的直升机,透过扩音器听到呼喊声,吴宣仪浅笑了一下。


  看着直升机慢慢降落,可在这一瞬间,玻璃门破裂,大火瞬间包围了她们。


  这是所有人都没有预料到的......


  看着猛然扑来的火焰,吴宣仪拉着孟美岐跑向直升机,可她却把孟美岐推到了前面。


  在孟美岐站上直升机的那一瞬间,身后响起了爆炸。


  “砰!”


  由于受创,直升机开始摇晃不定,驾驶员由于惊吓一下子飞向了高空。


  “下面还有一个人啊!”


  “不行,不能再靠近了,救一个算一个吧”


  “宣仪!”


  看着直升机消失在眼前,身后的炽热感灼烧着吴宣仪。


  “如果我们能够活着出去....如果我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内心,活下去...又有什么用呢...曾经我们一起闯过太多艰难...这一次,就让我独自面对吧”


  那最后温馨的笑容,终被熊熊大火吞噬...


  ..........


  “宣仪!”


  “你在哪!?”


  “吴宣仪你给我出来!!”


  ..........


  看着眼前堆砌碎块一片,被烧毁的东西化为灰烬,可在这已被灭火的楼顶上,孟美岐却没有发现那个熟悉的身影...


  “吴宣仪你给我出来!你怎么可能就这样没了...不可能....”


  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孟美岐不顾一切地翻着眼前倒下的建筑。


  她不相信吴宣仪就这样死了,不可能!


  ..........


  可是所有的功夫都是徒劳,即便消防员查遍了整栋大楼,也没有发现人的尸体。


  所有的记忆,所有的付出,所有的一切,都化为了灰烬.......

【原创】别复合,只会重滔覆辙

殣殜:

  其实我们多了一份包容,也就多了一份安宁,但是后来我发现,我们的故事,其实,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完美。


  太多的人,为了所谓的感情,付出了自己的所有,可到后来才发现,原本自己拥有了很多的东西,到最后,却一无所有。


  已经转身离开的人,再怎样也不要去挽留,因为既然TA离开了,那就证明TA不是属于你的东西,既然不属于你,又何必挽留呢?别到最后,打扰了他人,还糟蹋了自己。


  曾经陪我坐落山巅看望流光的人,最后,也同我见证了我眼中的泪光。


  如果你身边的那个他,离开了你,也不要气馁,因为你失去的是不属于你的爱情,而你,要看望未来,寻找更好的彩虹。


  每一对情侣分手后,复合的几率是80%,但是,既然分手了,就不要再复合了,何必让自己的故事再次重蹈覆辙。


  再经历一次风雨,也许你会比第一次更加的坚强,可你,也会比第一次更加的失望,一次离去,不代表永久分离,你留下的,是那遥不可及的感情,可在前方等着你的,是那正确的未来。


  分开后,也许在几天之内你会一直想着他,脑海中反反复复都会出现那么熟悉的身影,刚开始你也许会感到特别痛苦,但慢慢的,你会发现,身边没有了羁绊,你会轻松很多,不用再无时无刻的去想着他,不用再想着去讨好他,你拥有了属于自己的生活,不再为别人而活,不要创造了自己的自由,再将这般自由抛弃。


  重滔覆辙的结果,不是说你拥有了经验,而是你拥有了失望,如果因为一段感情,而毁了你日后的生活,你未必会开心,要和你结伴身边的人,有了第一次的分离,也许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


  所以,分手后,别复合,只会重蹈覆辙。

塔图因黑洞:

《尤里西斯的凝视》

你无权压制这份凝视,这份沉默的纪事应该被传颂下去。


浓雾起时,就是庆祝的时候,因为狙击手视力范围有限……


一句句台词压在心里,太有分量 

【早安心语】2

殣殜:

1.你的生活取决于你的心情,喜,便是乐,悲,便是丧。


  
2.不要让自己深陷孤独中,即使身边无人陪伴,可你的身体里还有几十亿细胞在为你行动。


  
3.别人给你的是伤害,可治疗只有你一个人扛过来。
  


4.好好读书不是为了要站着世界的顶峰,而是为了让自己生存下来。


  
5.权利,是决定你生活的基础,而想要拥有权利,只有不断地前进。
  


6.一个人都经历越多,他的抱怨就越多,可他的见识却变得增长。
  


7.知足是一种心态,也是一种人生修养,学会享受满足,不要总想着跃跃前进。
  


8.不要为了委屈难过,人生在世,委屈在所不免,克服它的办法只有忘记。
  


9.天上下雨地上滑,自己摔倒自己爬。


  
10.人生道路,道阻且长,漫漫人生路,太多的未知在等着你,可你应该不畏深渊,在一片逆境中开阔光茫。

【巨胖】画骨透情 (八)

启星易💫:

8


          奈何情深,孤枕难眠。


    “公子!沅清姑娘不见了!”


     萧爝慌乱的闯进了毛不易的卧居,同上次一样……


      原本安躺于床榻上的人也猛的惊起,不禁眼前一阵昏花…


      “你说什么?!”


       “今早我去给沅清姑娘送早膳的时候,屋内便没有人了,臣里里外外找了好久也没找到…”


      “估计是昨晚的情形吓到了沅清姑娘,她便……”


     萧爝的话还未说完,就见毛不易连朝衣都来不及穿便冲出了房间,额头上也多了些密集的细汗…


     “沅清你今日若是敢走,我便屠你满门!”


     沅清的父母早在数年前便故去了,又何来满门…毛不易自知自己便是她的满门,这种再次失去的滋味他不想再体验了。


     情急下,理智一点一点的被消磨,任他毛不易也不例外。


      失而复得的感觉固然美好,若得之而又失之,必是侵毒之苦…


    终是在花园后径寻到了沅清,毛不易一个箭步冲了过去,扳过她的肩膀,发狠式的揉捏着,几乎能听见骨头碎裂的声音…


     “你要干什么!”


     “又准备抛下我自己走吗?!!”


     疯狂泄愤的男人几乎忘了昨日女人那令人怜惜的模样…


    可眼前的女人硬是一声不吭,只是微微的蹙着眉,心中想的却不是他所问的…


    过了许久,眼前的人终于开口了…


    “毛不易你爱我吗。”


    “为了权利你肯让我深陷鬽王的魔爪,看着我被蹂躏却也陪着我演戏?!”


     “为了得到继承之位,任由着你的父皇来算计我?!”


     “毛不易,你现在这般又是为何?你们又在打着什么算盘!”


   
      毛不易愣愣地盯着眼前的女人,心中想解释,奈何到嘴边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毛不易你想要可以什么直说,你明知道我不会拒绝你……哪怕是我的命”


     钟易轩故意加重了最后的话,他深知毛不易最脆弱的地方是哪…


    
     钟易轩自昨天便知道沅清于毛不易心中的地位,而这些说辞也是为了彻底击垮毛不易,以退为进,让他完全信任于自己……要说钟易轩他昨天没有心惊是不可能的,但长期仇恨的麻木使他很快的清醒过来,也想出来对付毛不易的方法。


     他不要再被动的接受着毛不易的庇护,他要他心生愧疚,将一切都心甘情愿的与他全盘托出。


     他要让他从此君王不早朝,一心只吃定自己。


      “沅清,我……我…”


      即使这样毛不易还是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他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从当年她走后自己立誓夺位然后满天下寻她…说起吗?!


      从他与羽帝周旋无果,赔上全军覆没的代价去救她说起吗?!


      “对不起。”


      久久,禁锢女人肩膀的力度逐渐变小,他的眼中也没有了当时的怒火,虚着空物的双手垂在两侧…


      到现在,毛不易还是不愿将这些不得已告诉她,他宁愿她误会自己,离开自己也不愿将这些痛苦分享予她。


       他爱她,只愿把这些嚼碎了烂在肚子里,营造一个纯朴干净的世界…


      
        钟易轩没想到到了这般地步,毛不易竟还不愿同自己敞开心扉…他开始好奇这个男人…面对最爱的人的质问却连一句解释的话都不肯说。


       莫名他开始心疼毛不易,心疼他这般的隐藏与克制到底为何……


        他呆呆的看着毛不易,脑中想不出一句逼迫他的话来,到头来他还是不忍心…


       “毛毛,我心疼你,你这个样子我这疼。”


     钟易轩指着自己心口的位置,眼神直勾勾的看着毛不易,刮肠叟胆的疼痛从眸中溢出…


      “所以下次有事能不能不要在瞒我?”


      “好…”


         雁雏飞过天空,发出一声锐鸣,好戏这才刚刚开始……


    
     
    




【美宣】坠入轮回,只为等你一句“再见”

殣殜:

*私设
*勿上升正主





  浅色红笺,滴落墨香水珠,浸染樟纸,纂刻心头温存。


  彼岸花开,花开花落,恶灵出没,死残伤亡,天道应得,在所难避。


  红衣女子披发饮酒,幽幽之声,溢满耳际,轻悠慢坐,伤神泄露。


  “人世情仇,这么多年了,还是纠纠缠缠,无法理清”


  “孟婆,这碗孟婆汤,我不想喝...我不想忘记他....”


  孟婆看着眼前这神思卑微的女孩,轻言叹气:


  “一世情一世怨,如若你们真是上苍赐予的良人,即使永生永世也不会将你们分离,何必沉溺于一段感情呢”


  女孩释然地看了眼前这面若清淡的女人,闭上眼一饮而尽。


  “希望下辈子,我还能与他相遇”


  看着女孩消失的烟雾,孟婆似若早已习惯一般,转身归宿到了黄泉之中。


  烟雾缭绕,世间的俗气都被存放在这,借着幽幽之光,也能看清女人的面容。


  往事旧忆,随岸归来。


  曾经那在舞台上绽放光茫的女孩依旧保持年轻容貌,只是神情中,存放着这世间感情的纷纷扰扰。


  吴宣仪。


  …………


  “如果你对我一点感觉都没有为什么要和我那么暧昧!?为什么要给我那么多希望!?又为什么要去关注美宣!?孟美岐你觉得这样你很有成就感吗?被一个女的喜欢上了还亲手甩了她,呵,我吴宣仪这辈子第一个喜欢的人,下场却是这样...”


  “如果...当初你告诉我你已经有男朋友了...我也不会这样陷进去...不清不楚的关系,你很喜欢是吗....”


  看着眼前这个接近崩溃的女人,孟美岐不知道该说什么。


  前两天她与男友前往饭店吃饭以及亲热的画面被狗仔拍下,成为了微博热搜,这个待在身边一直乖乖巧巧的女人突然就像发了疯一样...


  她才知道,吴宣仪喜欢她...


  “好啊,既然你的心里没有我,我也没必要留下去了...祝你和你的男朋友,一世颠!沛!流!离!”


  咬牙切齿的声音落下后,女人转身就跑。


  她想离开这让她无法呼吸的地方,这让她产生了希望却又绝望的地方她一刻也不想再待下去!


  孟美岐紧跟在吴宣仪身后,虽然她和她不可能有爱情,但这份友情她不想失去。


  可坦白了的感情,既然做不了情侣,也不要想再继续维持朋友关系了...


  “宣仪你等等!”


  已经走到了街头的吴宣仪听见女人的呼喊声笑着转过了身:


  “孟美岐你还要怎么样!?


  明明没有可能,你还要留下我,我留下来看你们有多恩爱吗!?”


  “我们...还可以做朋友...”


  “朋友?呵....我不愿意!”


  一句怒吼后的转身,世间仿佛化成了宁静。


  只有急刹车以及碰撞的声音回响世间,女人最后狰狞的表情化作了沉寂的安宁。


  身体坠落地面,四肢分散的疼痛让吴宣仪脑海一片空白,只是隐隐约约地能够听见她在人间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那个熟悉的称呼,那个熟悉的声音...


  “宣仪!!”


  …………


  从梦中忽然醒来,吴宣仪猛地坐了起来,不过很快就平静了。


  环顾着四周的彼岸花,不知不觉中,她也习惯了这片可怖的花海...


  她死了...死于一场车祸...


  可她并没有像其他人那般转世投胎,因为心中的执念,成为了黄泉的孟婆...


  结束着世间所有有情人的感情....


  几十年过去了,她却觉得堪比天长地久,这几十年间,她不知道有多少次想起那抹熟悉的身影...梦里不知道遇见了那个人多少次....


  这几十年里,她看多了太多难以割舍的感情,太多无法相信的结局,太多有情人的苦难...


  看透红尘,她才知道,感情这种东西,是一个可以杀死人的东西...


  ……


  感受到奈何桥有动静,吴宣仪转身飞速前往。


  也许是上苍的旨意,亦或者是劫难...若她能早点忘记这场情意,或许,早在另一个世界诞生了....


  ……


  依旧是那熟悉的红衣,坐落桥上 看着船只幽幽行来,她能够感受,这船上之人的所带的那份情意,比她前面见过的人都要浓重许多!


  带有好奇的心情吴宣仪忘了过去,可是船只的渐行渐近,让她瞬间失去了这么多年来的宁静。


  身体的颤抖纵使她心跳猛然。


  没想到她们再一次的见面,居然是这样的...


  从船只走下来的女人一直低着头,直到发现眼前有人,才将头抬起。


  “!!!”


  “宣仪...”


  熟悉的声音再次传入耳际,那不知味的眼泪逃脱了眼眶,直愣愣地顺着脸颊掉入地面。


  “你..怎么...”


  看着女人老去的面容,曾经肌肤光滑的少女如今已经皱纹连连,可她,从来不会认错她。


  听到女人的诧异,孟美岐忽然释然,笑着说:


  “只是一场疾病而已...只是没想到...你居然....成了现在都这副模样...”


  吴宣仪低头一笑。


  “不过,你变了很多....没有了曾经的浮躁和冲动....可...”


  话还没说完,就感受到了一个冰冷的拥抱。


  吴宣仪身上再无温暖,只有无尽的冰冷。


  这个抱,很轻,不知是不愿让女人感到寒冷,还是...依旧逃不过心中的那份执念....


  轻轻一抱后吴宣仪就将孟婆汤递给了孟美岐。


  “孟婆汤,一饮忘却所有,不管多么深刻的事,也会随之忘记...”


  接过盛碗,孟美岐神情复杂地看着眼前的女人。


  “宣仪...对不起...”


  她一直没有机会把这句话说出来,当年吴宣仪的死不知道给她造成了多大的伤害...


  可吴宣仪不知道的是,自从她走后,孟美岐便和男友分手,并且,再无交往....


  冲女人一笑,吴宣仪转过了身,她知道自己掌控不了自己的泪水,她不愿意让女人看到自己的这副模样。


  低下眼眸,孟美岐将碗往嘴边送,一饮而尽。


  这一饮,带走了所有的情感...


  这一饮,带走了所有的爱恨...


  这一饮...她再也不会知道自己生命中出现过那个重要的人...


  孟婆汤一饮,灵魂送入轮回道,最后,二人都没有认真地道别。


  转过身看着女人消失的地方,吴宣仪露出了那曾经最真挚的笑容,只是眼中的泪花显露了她的所有悲情。


  “美岐,再见”


  下一刻,黄泉化为光明的伟岸,孟婆真心之笑,带来所有成全,却也就此失去了孟婆的职责。


  红衣渐渐化为白衣,执念消去,坠落轮回。


  吴宣仪仿佛能够看见前方孟美岐正在等她。


  “我坠入轮回,只为等你一声再见,宣仪,来世我们再见”


  从此,世间再无情深至命的孟婆。


  …………
  
      
        (完)